登录 | 注册

随改革开放一同发展壮大的深圳新闻漫画
[ 时间: 2019.02.02 ]

新闻漫画,顾名思义,是与新闻有关的漫画。它既运用幽默感和夸张手法来表达对社会中出现的新事物、新道德、新风尚的赞美,又能揭露社会上的一些腐败落后现象。新闻漫画有构思巧妙、线条简练、造型夸张、寓意深刻、耐人回味等特点,深受读者喜爱。1979年1月,《人民日报》增刊《讽刺与幽默》的创刊,正是新闻漫画复兴的体现。


改革开放前的深圳,只有一份创刊于1956年的《宝安农民报》(后改为《宝安报》),但早在“文革”前就停刊了。当时,谈不上有什么新闻漫画,更谈不上培养新闻漫画家,发展漫画事业了。改革开放40年之深圳新闻漫画,要从1982年5月24日《深圳特区报》正式创刊谈起。深圳的新闻漫画是伴随着《深圳特区报》的创刊而发端,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过程。


一、深圳新闻漫画的“拓荒牛”


1982年5月24日,《深圳特区报》正式创刊。翌年,《深圳特区报》面向全国招聘美术编辑,来自上海的青年漫画家庄锡龙被录取,开始了他在特区开拓新闻漫画的新征程。庄锡龙,祖籍广东潮阳,生于上海,自幼喜欢绘画,1979年上海举行了一次大型漫画展,与庄锡龙一起画油画的朋友建议他画两幅漫画送去参展。结果他送去的两幅漫画全都入选,其中《让我也坐一点吧》在《讽刺与幽默》发表。这激发了庄锡龙对漫画的创作热情,于是他开始专心进行漫画创作,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到《深圳特区报》之前就已经在上海漫画界小有名气。深圳特区报给庄锡龙创造了一个发挥新闻漫画才华的平台,也造就了一代新闻漫画名家。从入职到退休,他就再也没有放下那支锋利辛辣的画笔。庄锡龙的漫画更多的是针砭深圳在发展中出现的种种社会问题和不良风气、丑陋行为等。深圳大学的苏东天教授曾说,如果将庄锡龙的漫画全部展出的话,那就是一部形象的深圳发展史。1993年,庄锡龙成为深圳新闻界首批、也是深圳特区报首批两位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之一。


1993年,复刊于1991年1月的深圳商报把齐齐哈尔日报的美编王建明调到该报,从此,深圳新闻漫画也迎来了“绝代双娇”的时代。王建明是深圳商报唯一的专职漫画家,每天负责从“财经新闻”到“文化广场”专版的配图漫画创作,有时候还要帮刚创刊不久的深圳商报子报《深圳晚报》画漫画,一个月有七八十幅作品见报,最多时见报漫画近百幅,平均每天要画两三张,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养成了王建明创作的高产量和倚马可待的绘画功夫。他的新闻漫画具有很强的个人风格,早就成了深圳商报无可替代的拳头产品。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在“拓荒牛”庄锡龙和王建明的指导关心下,深圳新闻漫画领域涌现了不少新闻漫画新人,如深圳打铁文艺社的微观、郭喜忠,深圳教育界的静茹、冯英杰,深圳特区报的喻红、颜庆雄、冯大美、曹丽华,晶报的勾特、贺曦,深圳晚报的齐永斌、黄禧等等,形成“传帮带”的阶梯状。他们中有的从业已经二三十年,渐渐在新闻漫画界抛头露面、小有影响。


2018年5月,一年一度的全国新闻界最高奖“第二十八届中国新闻奖新闻漫画评选”活动在北京举行,就邀请了深圳特区报的颜庆雄作为初评评委,这不仅是对他个人能力的肯定,也是对深圳特区报的信任,更是对深圳新闻漫画界的鼓励。


这些中青年漫画家都以新闻漫画作为自己事业的目标,为深圳新闻漫画的发展而孜孜不倦。


二、打造新闻漫画专版专栏


在1979年1月《人民日报》所属《讽刺与幽默》创刊之后,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都陆续开办漫画专栏专版,使漫画成为报纸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其命名一般都以具有讽刺意味的动植物作为栏目名称,如《吉林日报》的“五味子”,《北京晚报》的“刺梅儿”等。1994年1月1日起,《深圳特区报》由原12版扩为16版,每月一期的漫画专版就是以“簕杜鹃”命名的(见图1)。“簕杜鹃”是深圳的市花,生命力极强,枝带刺,花艳丽,象征着漫画可讽刺,可歌颂,具有强盛的生命力,一语双关。“簕杜鹃”漫画专版名称由著名漫画家廖冰兄题写,近百期的“簕杜鹃”发表了中国各地漫画家的优秀作品。由于是经济特区,当时《深圳特区报》的稿费比内地要高一截,所以很多作者争相投稿。“簕杜鹃”漫画专版从开始创办时的“一稿难求”,到后面的“优中选精”,发表了数量可观、水平颇高的新闻漫画作品,一些漫画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影响,有力地推动了漫画作者创作水平的提高,也从中培养了一大批漫画作者,很多新生漫画力量都是在“簕杜鹃”发表处女作的。当时,作为责任编辑的漫画家庄锡龙精心耕耘这块漫画园地,基本做到未用稿件都写上评语,认真退稿。“簕杜鹃”漫画专版被广东省记协评为1999年度优秀漫画专版和2000年度优秀新闻漫画专版一等奖。


深圳新闻漫画1.jpg

“簕杜鹃”漫画专版版面

深圳新闻漫画2.jpg

《深圳晚报》六一漫画报


在新的历史时期,新闻漫画应该跟随时代潮流。《深圳特区报》2010年9月改版,在新增加的《时评》版上开设“漫话”专栏,用“短评+漫画”的形式,通过图文并茂的形式和色彩丰富的新闻漫画来评述社会现象背后引人深思的问题。当时,很多报纸中的新闻漫画都是仅刊登漫画图片,没有文字评析,也没有固定的版面位置和栏目。“漫话”专栏上的短评一般为两三百字,言简意赅,深刻精炼,这在传播形式上反映了《深圳特区报》的突破与创新。为了“漫话”专栏的时效性,《深圳特区报》每天开编前会,拟好当天热点话题,再由专职漫画编辑专门绘制,每周5期,至今连续不间断出版了8年,在如今纸媒萎缩、新闻漫画不景气的情况下仍然坚守自己的“新闻理想”。其中,发表在该栏目的新闻漫画作品频频获奖,成为深圳新闻漫画的主要力量。


2011年5月4日,在世界大运会于深圳举行倒计时100天之际,《深圳特区报》开办了“文明大运绘”专栏,通过每天一幅文明漫画,描绘城市不文明现象众生相,再配以打油诗的形式,围绕提升城市文明行动,以漫画这一形象描绘城市中不文明的行为,用生动、形象和富有冲击力的视觉语言全方位配合报道大运会。这一新颖的新闻漫画形式,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被市文明办印成系列海报广为发行。


自2015年6月起,深圳市纪委为了抓好党规党纪的宣传普及,在《深圳特区报》开设了“纪律在身边”专栏,每周一期,通过案例加漫画的形式,深入浅出地对党规党纪进行解读,强化了广大党员的纪律意识和规矩意识。这些“案例加漫画”,2017年8月结集成《纪律在身边》单行本,由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7年,由海天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深圳市民生活指南》中也收录了颜庆雄发表在《深圳特区报》的“深圳人引以为豪的20种公共文明行为”漫画。这组漫画采用民间剪纸的形式讲述都市公共文明行为,具有很强的公益性、教育性和趣味性,受到广大读者欢迎。


从2014年起,每年6月1日的《深圳晚报》都以新闻漫画的形式出版,称为“六一”漫画报(见图2)。漫画报的幕后创作阵容来自深圳本土的漫画家,也有广州、北京、香港等地的漫画家。这份富有童趣的漫画报抛却了传统报纸的新闻表现形态,用小朋友们喜爱的漫画形式刊出当日新闻、儿童主题故事甚至广告,无论从内容还是视觉上都给读者带来全新的阅读体验,大大彰显了深圳新闻漫画的创新性。


三、深圳新闻漫画频频获奖


自1984年以来,深圳的新闻漫画在全省乃至全国频频获奖,亮相中国新漫坛。1984年,庄锡龙的新闻漫画《不倒翁的原理》获得中国记协主办的1983年全国好新闻奖(“中国新闻奖”前身)三等奖;1986年,庄锡龙的新闻漫画《态度和气可亲,回答令人失望》获得1985年度全国好新闻奖三等奖。


由中国记协依托“中国新闻奖”和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联合主办的“中国新闻漫画年赛”,作为全国新闻漫画界仅次于中国新闻奖的奖项,每年评选一次(2014年停止)。在这40年中,获奖作品先后有庄锡龙的《旅途憾事》(第八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你在我的地头抓人,事前为啥也不打个招呼?》(第九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各有滋味在心头》(第十一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银奖),王建明的《上帝蒙难》(第八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飞不起来》(第十七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出院“标准”》(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银奖),曹丽华的《无题》(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够不着》(第十七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颜庆雄的《看不透的红色》(第十七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金奖)、《春天来了》(第十八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初评暨漫画年赛铜奖)等,让深圳新闻漫画在全国新闻漫画界有了一定的地位和影响。


1996年和2007年教育部考试中心的高考漫画作文题分别选自深圳的漫画家庄锡龙的《截错了》和颜庆雄《助鼠为患》的漫画作品。高考作文一般是选取对现实生活有指导或启发的漫画,往往是漫画家从生活细节中提炼出来,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问题,便于考生发挥想象。像庄锡龙的《截错了》是反映生活中某些人工作态度不认真,马马虎虎,粗枝大叶造成错位的不良后果。颜庆雄的《助鼠为患》则反映了人类随意破坏生物链,不注重环境保护的问题。


新闻漫画要获得广东新闻奖一等奖难度较大,且在2012年后每年一等奖作品只评出一幅漫画,但深圳的新闻漫画多次获得广东新闻奖一等奖,如张艳蕾的《路难行》获得1994年度广东新闻奖一等奖,庄锡龙的《你看谁是疑犯?个个都像》《龟兔赛跑新编》《轮回》分别获得2002年度、2003年度和2004年度广东新闻奖一等奖,王建明的《我认罚》获得1999年度广东新闻奖一等奖,陈东阳的《掩耳盗铃》获得2016度广东新闻奖一等奖,颜庆雄的《高,实在是高》获得2017年度广东新闻奖一等奖。


深圳新闻漫画家的奋斗历程也引起新闻媒体的关注,不少媒体报道了深圳漫画家的事迹。


2000年11月8日、2003年11月8日、2004年3月9日和2005年7月30日《深圳特区报》分别以《人如劲松笔如刀》《种下勤奋收获硕果——访著名漫画家庄锡龙》《“文化立市”重在立人》和《漫画家要用作品说话》报道了庄锡龙创作的成果(见图3、图4);《晶报》2005年10月22日以《针砭时弊的漫画人生》为题,整版报道了庄锡龙的漫画艺术实践、《姑苏晚报》整版介绍庄锡龙漫画。


《深圳商报》2015年6月21日整版报道《王建明:一个难不倒榨不干的漫画家》(见图5)。


《南方都市报》2006年8月“人物时代•艺界”以《漫画家颜庆雄以画笔为现实“找茬”》为题报道颜庆雄;时隔六年后,又以《他愿做“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用寂寞的新闻漫画传达生活的“真”》报道颜庆雄的新闻漫画创作历程;“奥一网”的“深圳范儿”栏目报道《专访深圳漫画家颜庆雄:漫画是我最好的爱人》。

 

 深圳新闻漫画3.jpg

深圳新闻漫画4.jpg

深圳新闻漫画5.jpg

四、结语
当前新闻漫画在发展过程中仍面临不少问题。据统计,全国在传统媒体专职从事新闻漫画创作的不到20位,难能可贵的是,深圳报业集团仍有几位新闻漫画的专职人员。虽然纸媒不断萎缩,但是新闻漫画创作的大环境更为宽松、自由,作品中幽默的元素越来越多,更多地体现了健康向上的内容。

 

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新闻漫画通过新媒体融合,在漫画的微信公众号和APP上继续发展壮大。新闻漫画不会消失,只是转移了传播的载体。在新时期的大好形势下,依托着国家发展动漫产业的政策,深圳新闻漫画在融媒体时代必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作者颜庆雄系广东新闻漫画学会学术部主任、深圳特区报美术编辑

责任编辑:

61.7K